首页 >> 思想建设 >> 思想论坛 >> 正文 站内搜索  
当代甲骨文书法创作中两个亟待关注的文字学问题
文章来源:   作者:杨长义   添加时间:2024-07-03 14:45:08   点击:

随着甲骨的出土面世及学界对文字考释研究的深入,甲骨文已成为中国文字和书法史中不可代替的一页。但纵观和梳理近当代甲骨文书法作品,我们发现,还有很多突出的问题需要当代书家客观理性对待。尤为突出的有两个问题,简言之,一个是正确规范用字问题,一个是合理用字问题。书法作品中用字问题是规矩、也是红线,更是基础和原则,值得当代书家重视和反思。

一、正确用字问题

正确用字是相对于“错字”来说,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逐一论述。

(一)弃新释而用旧释,以及选用古文字学界争议字

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和文字书写,其基础是以古文字学界已公认的可释字进行,释字又在出土文献和资料的基础上进行,所以在历史的视角下来看,这是一个不断修正错误的过程,所以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也必须持有这一基本态度。故而如何用所谓正确的、符合理据的甲骨文字创作作品就是重中之重。随着古文字研究的深入,慢慢就会发现有些已释字随着时间推移,可能识错或有待学界继续探讨,有些已释字也是各家见解不一,对书家来说则是云山雾绕更加难以肯定的。所以对未释字或文字学界有争议的字要慎用。

(二)形近字和自古各有专字混用

有些字由于古写法相近,但却又根本不同,对当代书家来说本就容易混淆,需要仔细加以区分。此类问题,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中既是小问题也是大问题,分不清楚甲骨文中的形近字,就无法传承文脉,也不可能创作出符合历史、符合时代的作品。

古文字中历来就有专字之字,虽今同字,但古不同字,因经过历代文字演变及当代汉字简化而产生新的文字变化和归类合并等问题,一些书家简单认为文字相同,没有再深究其文字内涵和演变规律,殊不知这类字在历史上是各有专用,两字有别的。所以在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中尤其要对在商代时期已是专字专用的这一类字更要清晰认知,不可笼统理解,否则就会出现用字不准,出现错误的问题。

(三)书写随意

1.随意断连。书家在作品创作中,随意将文字中笔画断开,失去原有合理依据。所以掌握和了解汉字的幼儿期的成型特点,比如与身体相关所造出的字,书写时需严谨对待,不可随意断开,如正面人形的“大1.png”字,和侧面人形的“人2.png”字,其字本来为正面人形的简化之后的抽象线条表现,但“腿”与“身躯”或“手臂”与“身躯”随意断开,写的支离破碎,造成失义,是不合理据的过于夸张。

2.随意增减笔画。以为甲骨文字皆为象形,“像了”就可以,其实则是大而化之,不知其理的表现,要么是画蛇添足,要么是缺东少西。甲骨文中有相当部分文字虽为象形文字,但是这部分象形文字也是有一定的规律和定式,不可过于随意改造和发挥,否则会出现无法状态。文字和图画的本质区别,就在于每一个文字都已经是约定俗成的承担特定的音和义的符号。决不可信马由缰和天马行空的去想象性随意性书写。多一笔少一笔均会成为其他不同的字,所以随意增减笔画不可取,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还需持严谨态度和敬畏之心。如“豕3.png”“豖4.png两字。

    3.随意延长或缩短相对笔画。笔画弧线随意书写均会出现不同的字,不难发现,一个细微的相对笔画长一点、短一点,平一点、斜一点,多一点、少一点,高一点、低一点都会变成别的字,比如:“凵5.png”和“廿6.png"两字。

4.随意改变文字组成部件的相对朝向和方位。同形的字,如果朝向方位等不同,则会出现截然不同的两个字,如“巫7.png和“癸8.png”等字。

(四)未过识字关

无法释读甲骨,仅靠查字典进行所谓的创作。以及原版甲骨中临习时无法辨识本来讹误。如果没有一定深度的古文字和甲骨文知识修习,仅靠查字典凑字的甲骨文书法创作和自认为是“信手拈来”的甲骨文书法创作其实是不知深浅,这是对甲骨文书法在内的古文字书法的蔑视和不屑,在当今书坛值得警示。同时,在临习甲骨文原版文字时要能慧眼识字,不论照片还是拓片,对“原错”字的笔误及讹传要有清晰的甄别,不可全当“珍品”视之,切忌被误导。比如《甲编》903胛骨中有“戊1.jpg”字即为错字,而正确的“戊”则为9.png,该原版中的字缺了兵器“戈”的上下两端的部分,自然就在作品创作时不能如此书写,更不能以此为理由故意为之。

以上诸问题其本质是对甲骨文字学习不够深入所致,缺少了古文字学基本修养和认知,所以加强古文字基本功和古文字理论知识学习即是关键之所在。对甲骨文没有一定数量积累如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无源之水,创作起来捉襟见肘无法进行。这是甲骨文书法创作的基本功。而识字就要从懂理开始,要从规范和标准开始,在此基础上再深入分析各组风格进而取法,此绝非一日之功,而在当下书坛中甲骨文书法创作者很少有这样的耐心和毅力下苦功夫。甲骨文字和甲骨文书法学习之难,在于以理识字,因没有所谓的标准字体,原字均是一字多形,风格各异,故而造成了入门的难度。除了文字学界深入外,在书法界和基础传播层面远远不够。但对一部分书家来说,却是“无知者无畏”自认为甲骨文字本身就是天真烂漫、无拘无束,故而更加的放飞自我,殊不知这是无知无理无畏的表现。

二、“合理”用字问题

简言之当然是符合古文字学构字理据,这是古文字书法作品创作的一个共性,也可以看成是古文字书法作品创作中,在缺字这个常态下的创作准绳,不应该逾越。

(一)随意拼凑组合造字

由于甲骨文可释字相对于书法作品创作来说比较偏少的实际问题,书家在作品创作时临时拼凑非甲骨文字或非商代文字体系之字,或者将一些不规则字形随意拿来使用,甚至于随意造字也是当前常态。在没有厘清每个字的前世今生,不详细考察每个字的历史时,自然就无从下手“造字”。若要深入学习甲骨文书法,除古文字知识外必须补殷商历史、考古及有关文献、文学方面的有关知识,借鉴、吸收同时期前后有关铜器铭文的字样,综合运用文字同源、假借及文字结体知识,一定是有限度地适当组合必要的创作用字。

如若确需重新组字,对不见于商代甲骨文的字,也不见于同时期其他形式的字,也无就近时期的字可参照更无可借之字时,也就必然要拼凑造字,或者称为“杂拼”。而这个过程必须依托文字学理据,甲骨文的字形组合并不能像数字的公式一样简单套去再组合,必须遵循文字发展的历程和脉络,不能单纯依照今天的字形生搬硬套,这是要特别注意的。

(二)盲目学习和照搬照抄使用前人作品及集联集诗中陈旧和已过时用字

以近现代甲骨名家作品中一些已经过时的用字为参照,也是当前一部分甲骨文作品中的常见现象。参照和临摹借鉴近现代甲骨学人和名家,如董作宾、罗振玉、丁佛言等甲骨名家作品或集联集诗未尝不可,也是甲骨文书法必要的学习之路和学习之法,但也要看到,因当时释字的历史局限,在用字方面,其中部分甲骨文字字法必须用现在当下新视角正视,不可一味借鉴和模仿学习。这在当代书家创作甲骨文书法作品时必须理性看待,所以在学习前人作品时不可全部继承和吸收,不能一味迷信权威,应当站在当下历史的视角和古文字常识理性的角度客观取舍。决不能为了拓展用字范围,刻意回避当代最新释字成果,选用旧作中旧释情况,继续讹传,应该引以为戒,加以重视。

(三)不同历史时期文字混用

甲骨文书法作品的用字基本原则应当是商代文字为主体,且假想为商人可读懂的甲骨文作品。在同一个历史时间节点范围内是用字基本原则,这也是古文字书法作品创作的共性,决不能臆想和采用后世文字组合混乱书写,甲骨文字书法作品中夹带非商代文字体系的字,就如同今天的繁体字和简体字混写的作品不能被认可。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必须坚持商代文字的主体,包括商代金文字体,如若确需适当借用其他时代的古文字,也必须就近原则,不可扩大时间跨度。同时在作品创作时还必须将风格进行统一化处理。

(四)过多的使用通假字、同源字和受劣质甲骨文书法出版物的影响

使用通假字、同源字假借代替原字也是当前古文字书法创作之常态,但过多的使用通假字、同源字也不值得鼓励和提倡。

关于使用和借鉴劣质甲骨文书法字帖等出版物的问题,因其违背书法基本常理和共性,实有碍观瞻,仅作提及,不再举例。而其本质原因则是不明学理,对古文字学修养的不够,对书法的一般发展规律认识不清所致,才将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江湖字书”和所谓的内容劣质的甲骨文书法出版物为依托,一味参照和模仿故意夸张书写,其实是误入歧途。

关于合理用字问题,在创作甲骨文书法作品时,首先应该在内容上,一定要与其可释文字相适应,不能为了“多字”和“巨幅”甲骨文作品而凑字数。我们应该坦然面对甲骨文字少的现实问题,创作能够匹配和甲骨文字相适应的甲骨文书法作品才是正道。笔者只是抛砖引玉,以期达到古文字学界与书法艺术界就当代甲骨文书法作品创作现状产生共鸣。书法艺术是汉字的书写表现艺术,所以汉字始终是根是魂。而甲骨文书法艺术是围绕以1899年出土发现至今的商代文字为本,这是其根本基因和血脉,所以书写创作符合商代文字系统的书法艺术才是甲骨文书法艺术之本来。所谓的书法艺术也不能单纯的表达情绪和性情,其前提还是以使用合理的文字进而按书法规律再进行书法作品创作,不论是甲骨文还是其他类型的古文字书法作品创作,首先要清晰认知,书法的本体还是汉字,而正确的书写古文字进而进行符合古文字理据的作品创作就是关键之关键。

总之,古文字书法作品创作是一个“高门槛”的书法创作行为,不能简单视之,要有敬畏心。才能创作出达理、通情的古文字书法作品。所以古文字书家的学习要深入,不能浅尝遏止,不能照猫画虎,依葫芦画瓢,要懂其理知其义,字法和笔墨技法两者不可偏废。不能在一知半解或不求甚解中谈创作。古文字书法要力戒“头重脚轻根底浅”的邪路。正确的写甲骨文和写正确的甲骨文是当代书家面临的一大挑战。这需要有担当和有历史使命感的书家狠下功夫,苦下基本功,不光只是注重笔墨技法,还要特别补充完善古文字相关知识,由此看从事甲骨文书法及古文字创作的书家任重道远。